打 坐 的 要 領 --- 調 身 調 息 調 心

 

 

 

什麼是上座的次第要領,一上座我們先調身,然後調息,然後調心。調身呢,就是先把自己的坐姿坐好,可以散盤,可以單盤,可以雙盤 ;左腳在下,右腳在上,或者左腳在上,右腳在下,不拘。兩掌相疊,如果左腳在下就左手掌在下,如果右腳在下就右手掌在下,拇指銜接,形成一個橢圓形,左右食指上下相疊,左右手食指的第2節相疊,這樣子差不多就會形成一個橢圓形,這等於一種『太極』手印。如果是雙盤的話,可以一隻手的手背靠在腳跟上。

 

 

 

然後肩膀放鬆,頸部打直放鬆。用頭頂的正上方,也就是兩耳頂端連線的正中間,來做調整姿勢的基準點,可以想像那一點有一條線往上拉,用那一條線來調整身體的正中線,然後用頭的上方,正上方那一點,也就是兩耳上方連線的中點,吊一根線往上拉,這堶悸漣@意要領是:用頭來支撐頸部與肩膀,不是用頸部與肩膀來支撐頭。頭是空的,頸部是空的,肩膀是鬆的,走路、站著、坐姿,通通是是這樣子,用兩耳上方的連結線的中點,做為調整身體姿勢的基準點。頭部中空,頸部中空,頸部放鬆,肩膀放鬆,用骨架打坐,不用肌肉打坐。所謂不用肌肉打坐,就是我們儘量不要用到肌肉的力量,儘量的讓身體重心形成一個三角點。

 

 

 

調身,主要的重點就是這兩個作意要領,第一個是『用頭來支撐頸部與肩膀』,不是用頸部、脊柱來支撐頭,我們打坐是頭頂青天,簡稱為『頂天立地』,不只是坐姿這樣子,立姿也是這樣子。第二個作意要領『是用骨架平衡身體的姿勢,儘量不要用到肌肉』,骨架是用來平衡,不是用來支撐。感覺上,肌肉完全沒用到力。坐姿如是,站姿也如是,走路也如是。

 

 

 

接著講調息,一上座,輕輕鬆鬆地做幾個深呼吸,然後再放輕鬆,念頭跟著呼吸,呼氣的時候知道呼氣,吸氣的時候知道吸氣,整個呼氣的過程,念頭只有呼,整個吸氣的過程,念頭只有吸。如果呼吸是一匹馬的話,那念頭就是騎馬的人,當念頭跟呼吸一體的時候,就是人馬一體,讓念頭跟著呼吸。如果呼吸是人的形體的話,念頭就是燈光下、夜光下的影子,讓念頭跟著呼吸,如影隨形,亦步亦趨。讓念頭跟著呼吸一步一步,輕鬆地跟著,卻一點也不離開,如影隨形,形影不離,呼氣,呼氣的整個過程知道呼氣;吸氣,吸氣的整個過程知道吸氣。

 

 

 

接著是調心。這個階段,呼吸以外的念頭我們稱之為雜念,我們對雜念沒有抗拒,沒有不要,任何對雜念的抗拒和不要,我們稱之為大雜念。雜念來,不管它,只是回到呼吸,回到出入息。呼氣的時候知道呼氣,吸氣的時候知道吸氣。整個呼氣過程,念頭只有呼氣;整個吸氣過程,念頭只有吸氣。雜念來不管它,繼續回到『呼氣知道呼氣,吸氣知道吸氣』,不管是什麼樣的雜念,不管是可意的、不可意的,讓我們的身心放輕鬆,不要理它,不要排斥它,不要不要它,只是很單純地回來出入息,這樣子叫做調心。